a视频免费观看无需播放器|成年日韩片AV在线网站欣赏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特黄A级毛片无码免费视频|

  • “玩”中“教”促發幼兒深度學習

    2024-01-16 10:08:30

    返回列表

        游戲不僅是幼兒天生喜愛的自然活動,其對幼兒發展的促進功能還決定了它是一種富有“教育性”的活動。從深度學習的角度理解,強調幼兒主體性、具身性、生活性、合作性和反思性的高水平游戲與幼兒深度學習的特征高度契合。而游戲水平由低轉高,幼兒學習由淺入深,有賴于教師的有效教學。

        如何在游戲中有效教學,是實現幼兒深度學習的關鍵問題。這實質上是追求高水平游戲和高質量教學的問題,是探討幼兒如何學、教師如何教的問題,是尋求教師指導與幼兒游戲間如何達到和諧、平衡、有效的問題。

        “玩”與“教”融合利于生發深度學習

        什么樣的活動適合幼兒,并對幼兒發展有意義?游戲就是一種極富價值的活動,它不僅意味著“玩”,更是引發幼兒深度學習的有效手段。好的游戲給予幼兒天然的問題情境,提供了活動、探索、實驗和協作的機會與空間,能促進幼兒創新精神、實踐能力、高階思維和問題解決能力等深層核心素養的發展。

        盡管游戲有諸多好處,但當游戲中出現學習契機,或幼兒在游戲中表現出學習傾向時,教師該如何做是必須思考的問題。如何促使游戲向高水平發展,使學習切實發生,避免“高代價無收獲”的游戲,就需要有效的“教”。

        深度學習是幼兒運用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有意義的學習過程?!巴妗迸c“教”都有可能引發學習,但有深度的“學”更傾向于發生在“玩”與“教”深度融合的情境下。如果既能很好地利用兒童對游戲的熱愛,又能把握有效教學的時機與方法,教師就可以更有效地“教”,兒童就可以更有效地“學”。在游戲中教師發現幼兒的無意學習,教師在教學中隱含其教育意圖,保持游戲精神,游戲與教學共生共有,有利于使幼兒的“學”在“玩”與“教”的統一中走向深層。

        具體而言,要關注幼兒在游戲中的學習興趣、愿望和問題,以此為依據規劃和設計教學;在游戲中發現幼兒的學習,為幼兒提供有意義的、豐富的、支持性的體驗;信任幼兒,讓幼兒充分參與評價自己與同伴的學習。如在吹泡泡時,幼兒發現手握材料的位置會影響泡泡的形狀。教師可以通過提問“怎樣才能做出沙漏一樣的泡泡?”“你剛剛是怎么做的?”引導幼兒解釋并反思自己的游戲過程,分享活動經驗,對行為過程和結果進行合理歸因。

        強化“教”的游戲性取向

        “教”的游戲性取向是以融合的眼光看待游戲與教學,賦予“教”以游戲特征?!敖獭钡挠螒蛐匀∠蚣缺WC了“教”的目的性價值,又增加了游戲的基本要素,尤其是愉快的、參與的、自主的性質,增加教學中的游戲機會可以增加幼兒深度學習的機會。當然,不能為了游戲的外部利益而濫用游戲,游戲性取向的教學必須具備游戲的基本要素。

        第一,利用游戲方式互動,包括幽默、笑話、模仿、謎語、唱歌以及拍手游戲。游戲性的互動方式充滿“游戲體驗”,表現出“平等對話”精神,更能打動幼兒,提升學習的游戲活力。如在創編“機器人”動作時,幼兒只顧手上動作而忘記下肢動作時,教師就可用“原來我忘記打開機器人腿上的開關了”一句話巧妙提示幼兒。

        第二,使用游戲方法處理教學任務。例如,為了感知音樂旋律與節拍的快速變化,教師可以與幼兒玩“狼抓羊”的游戲,教師先當羊,幼兒當狼,當演奏到游戲樂段,幼兒就根據節奏抓羊;反復玩游戲,熟悉音樂和游戲后,即可加大難度,如幼兒兩兩互動游戲,通過挑戰有難度的游戲獲得音樂知識,表現音樂情感,創意音樂表達。

        第三,為教學活動注入游戲精神。游戲精神可以有效激發學習動機,其帶來的高情緒投入是幼兒深度學習的根本動力所在。例如,體育活動中的喧鬧、狂野和暈眩,數學活動中安靜、專注的沉思,都是游戲精神的外在表現。教師需關注幼兒在教學中的狀態,以游戲精神引發更深層次的幼兒自我挑戰,但不能用某種統一的標準去評價專注于不同活動的孩子。

        “玩”中“教”不拘泥于一種形式

        教師支持幼兒游戲,并不局限于一兩種方式。特別應該避免把“教”等同于“上課”。游戲中深度學習的觸發依賴于不同形式的“教”。

        第一,加強游戲規劃意識。高水平游戲需要教師有意識地規劃,將學習目標整合到游戲中去。要提供有趣、真實又有目的性的游戲,教師應有意識、有能力辨別哪些目標可以在游戲中達成。聚焦于這些目標,支持和深化幼兒游戲經驗。如為幼兒游戲提供特定材料,或在適當時機有意識地向幼兒提問,而不是以強制任務打斷幼兒的游戲。

        第二,調整游戲環境。為推動深度學習,可以通過調整游戲環境間接實現教育目標。幼兒仍有選擇權和主動權,其所處環境體現的是教師的教育理念,是為教育目標服務的,同時保有游戲的基本要素。如科學區中幼兒想要探索怎樣能讓冰塊融化得更快些,可以提供棉手套、放大鏡、榔頭、盆、溫水、熱水袋等多樣的材料,也可以在冰中凍上一把鑰匙,為破冰設置一個“開鎖任務”。教師雖然沒有直接參與游戲的過程,但通過情境的設定和材料的提供,也間接影響了幼兒的行動,增加深度學習發生的可能。

        第三,面臨游戲中普遍存在的問題,或是有價值的話題,可以組織集中討論互動。例如,幼兒在壘墻時發現墻體總是倒塌,教師鼓勵幼兒集體討論,大膽發表意見。為何倒塌?墻體太薄,積木太重,擺放不整齊……如何解決?加厚墻體,高處使用更輕更小的積木,對齊壘放,在墻體內部增加支撐角……討論的實質是探索物體穩定性的過程,雖然幼兒無法用準確術語表達,但深度學習已實際發生。

        第四,即時影響或引導幼兒活動,直接教學。教師可以加入幼兒游戲,在游戲過程中提出“挑釁”問題或發表評論,確保幼兒學習向深度生發。如公交車游戲中,教師質疑“為什么坐車不需要買票”或是“如果公交車座位不夠坐怎么辦”,通過“如果……怎么樣”“有沒有別的辦法”等問題,為深度學習提供支架。在不控制活動的前提下,可以向幼兒提供一個可行的下一步建議。直接教學最大的挑戰在于應給予幼兒溫和支持,引導思考,而不是指揮幼兒執行命令。教師對幼兒學習進行方向性的維護,推動學習走向深層發展,指導過多則會適得其反。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博士研究生、揚州大學教育科學學院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