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视频免费观看无需播放器|成年日韩片AV在线网站欣赏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特黄A级毛片无码免费视频|

  • 在“數符號”中看見兒童的學習與發展

    2024-01-30 09:30:26

    返回列表

        游戲記錄是幼兒基于感官體驗,對外部事物在心理活動中的內部再現,是幼兒思維解碼和轉換的過程。幼兒通常會使用線條、數字等符號進行記錄,具有一定的真實性和發展性。其中,“數符號”是幼兒頻繁使用的一種表現符號,我們可以通過發現幼兒在游戲記錄中“數符號”的運用,以敏銳的洞察力和探究力看見兒童的學習與發展。

        發現“數符號” 

        看見“有經驗”的兒童

        兒童的經驗是兒童在日常生活和學習過程中,與周圍環境相互作用而產生和發展的。通過觀察幼兒的游戲記錄,我們發現幼兒有一定的已有經驗,他們通過運用“數符號”,將自身的生活經驗、學習經驗、交往經驗融入游戲,從而變成幼兒獨有的“新經驗”。

        其一,生活經驗。幼兒在經常性、反復的生活活動中感知并形成了一定的生活經驗,并將生活經驗運用到游戲情境中,利用“數符號”來表現時間、溫度等,具有一定的參照作用。

        例如,幼兒在游戲記錄中畫了一個鐘,短針指著“7”和“8”中間,長針指著“10”,根據幼兒所畫的鐘表,時間應該為7點50分,而幼兒又在鐘表旁邊寫上了8點50分。通過一對一傾聽,發現幼兒在游戲的前一天曾經向老師詢問每天幾點鐘出去玩游戲,而老師給予的回應是8點50分出去玩。雖然幼兒畫的鐘表與時間表征不同,但我們也看到了幼兒有豐富的生活經驗,知道每一次出去玩都有固定的時間。

        其二,學習經驗。幼兒在不斷經歷的游戲中形成了多種“學習經驗”,這些經驗相對是碎片化的。但是,一旦遇到相關的游戲行為,這些經驗便會自然而然地出現,幫助幼兒在現有的游戲活動中,更好地體驗與操作,鞏固已有的經驗。

        例如,戶外涂鴉區,幼兒在持續的游戲中,呈現了多種數量的顏料。從一開始的4種顏料,后來覺得不好看,又增加到7種顏料,到最后運用了15種顏料。而這15種顏料并不是原有的顏料,而是幼兒在游戲的過程中,不斷探索學習,以顏料疊加或將多種顏色倒進洞里而形成的顏色。所以幼兒在游戲記錄中畫了15個圓圈,并按照順序從“1”寫到“15”。從幼兒持續的記錄中,我們可以看到:幼兒從最初的“原色”發展為“混色”,運用的顏料越來越多,游戲行為也越來越豐富,探索性也逐漸加強。

        其三,交往經驗。幼兒在幼兒園中獲得了一定的交往技能,建立了良好的同伴關系。在游戲中,幼兒經常會有固定的玩伴,他們會運用“數符號”來代表人物,以及人物之間的關系,幫助自己更加清晰地表達游戲行為。

        例如,在一名幼兒的兩次游戲記錄中,第一次,數字“12”代表幼兒自己,數字“1”代表洪溫馨,數字“8”代表淘淘,可見幼兒對同伴的熟知,以及與同伴交往的頻繁。第二次,數字下面有6個點點,幼兒的表達是,學號是6號的天天小朋友沒有來,就不能用數字,而是用6個點點來表示。幼兒不僅知道自己的玩伴是誰,還知道玩伴中誰沒有來,并用了不一樣的方式區別表示,這足以看出幼兒的交往經驗非常豐富。

        洞察“數符號”

        看見“有思維”的兒童

        教師不僅要觀察到“數符號”的基本含義,更需要洞察到“數符號”在游戲中更深層次的意義,從而看到幼兒直覺思維、運算思維、推理思維的呈現與發展。

        其一,直覺思維。幼兒憑借著直覺和感覺對事物進行初步的認知和理解,然后再結合經驗得出結論。當幼兒出現不顯眼、局部化的“數符號”時,我們需要通過一對一傾聽獲取幼兒內心的想法。

        例如,在戶外涂鴉中,幼兒發現涂鴉板一側有一塊長方形的凸起,幼兒將這一塊長方形的物品通過游戲記錄進行表征。他畫了一個長方形,又在長方形內寫上了數字“1.5”,同時在涂鴉板的另一側也畫了一個對稱的長方形,同樣寫上了數字“1.5”。在一對一傾聽中,幼兒表達了自己是看到了這個長方形,感覺有1.5米,而另一邊的長方形看上去和這個長度是一樣的,也就是一模一樣的兩個“1.5”的長方形。

        其二,運算思維。運算思維主要是指能夠運用數字正確地進行運算,解決一些實際問題,并理解加減運算的意義。幼兒會將“數符號”呈現在運算過程中,表現了思維的過程性和遞進性。

        例如,在幼兒的游戲表征中,呈現了大量的數字,幼兒用了“3+4+1=8”“2+2=4”這樣的運算表現形式,來呈現他搭建的過程。以“數運算”來表達搭建的順序,“3+4+1=8”表示先用了3個,又用了4個,再用了1個,最后加起來一共用了8塊圓柱體積木?!?+2=4”表示左邊用了2塊長方體積木,右邊用了2塊長方體積木,加起來一共用了4塊長方體積木。我們知道了幼兒搭建過程中的思維過程,同時也看到了幼兒運算能力的發展。

        其三,推理思維。通過“數符號”的對比呈現,結合幼兒的游戲講述,我們可以洞察到幼兒思維的活躍性和推理性。

        例如,幼兒在游戲中能知道“冷”和“熱”,并根據自己比較熱,推算出當天的溫度有點兒高。幼兒用了一個數字“1”,后面加很多“0”的方式,來說明“第二天會很熱,要有1000多攝氏度”。由此可見,幼兒對“數符號”表達有些混淆,時間和溫度的表達方式對他們來說有一定的難度,但是幼兒已經有了基本意識。

        解密“數符號”

        看見“能創新”的兒童

        在游戲的過程中,幼兒的創造性思維伴隨著游戲而生成。我們可以通過幼兒的游戲記錄,傾聽幼兒的游戲故事,全面了解幼兒的游戲行為。一些“數符號”的表現需要結合情境才能被深入理解,因此,我們需要解密“數符號”,看到游戲的本質,看見幼兒更多的創新發展。

        其一,表達創新。幼兒在游戲記錄中多以線條、符號呈現,有時也會加入一些“特殊符號”來呈現創新性的思維。當幼兒從單一的“數符號”轉向類比的“數符號”時,有時會加上前書寫,佐以解釋,將“數字”和“文字”相結合進行表達。教師通過深入完整的傾聽,就能解開“數符號”具體的意義。

        例如,幼兒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知道溫度可以用數字來表示,通過記錄不同的數字,可以表現不同的溫度。幼兒的游戲記錄中,有兩個“數符號”,“35.53”和“5.38”,幼兒用兩個“數符號”同時表示了當天的溫度。兩個“數符號”不同,原因是天氣一會兒熱,一會兒冷。幼兒創造性地在每一個“數符號”旁邊加上了文字說明,“35.53”表示高,幼兒用了“大”來體現溫度很高,“5.38”表示低,幼兒用了“小”來體現溫度很低。兩者進行了對比,更直觀地說明了“數字大表示溫度高,數字小表示溫度低”。

        其二,設計創新。在游戲分享后,我們會鼓勵幼兒及時進行游戲記錄,把游戲中問題解決的策略、新的想法進行表征。這不僅是對前一次游戲的反思總結,更是對后一次游戲的思考和創造。當“數符號”運用其中時,我們能挖掘到幼兒利用“數符號”呈現的規律性。

        例如,在一次游戲分享后,幼兒希望可以搭建一個有挑戰的軌道。在游戲記錄中,幼兒設計了不同的層次,以“8—9—8—9”“10—11—10—11”的規律排序。從“數符號”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前一后的兩個數字,一上一下呈現出了一個坡度,小球在滾落時就會滾進坡度,如果成功就會順著坡度往下滾,如果失敗就會卡在坡度中間。同時,我們也發現幼兒在頂部和底部分別以“18—16—14—12”“6—4—2”兩個遞減的模式進行設計,不僅縮減了材料的使用,同時也增大了從上往下滾落的坡度,加大了滾落的速度。

        其三,游戲創新。幼兒的游戲會根據每一次的經驗和問題進行調整,在游戲記錄中,幼兒會運用“數符號”表示游戲的先后,有時還會將序數呈現在游戲中,表現游戲中的先后順序、材料運用的先后順序等,將幼兒的游戲行為展現得更加過程化、具體化。

        例如,幼兒在游戲記錄中,出現了“3個”“5根”“2個”這樣的“數符號”,表示拿取了多少材料,每一個幼兒旁邊都有一個數字,從畫面看,我們會覺得這幾個“數符號”指代了人,表示“哪幾個人在玩”,但是通過一對一傾聽,我們才明白,“1、2、3、4”表示的是序數“第1個”“第2個”“第3個”“第4個”。幼兒記錄了他們在游戲中的創新玩法。他們在原有的滾球游戲中,加入了“競賽游戲”,以“石頭剪刀布”的方式決定了誰先玩,誰后玩。游戲的規則是:只要球通過,就算贏,輸的小朋友需要“停賽”3局,游戲充滿了刺激和挑戰。

        每個幼兒都有自己獨特的表征方式,不同年齡的幼兒有著不同的特點。我們需要通過傾聽去發現、關注幼兒在游戲中頻繁使用的符號,解析這些符號的含義,從符號的變化,洞察幼兒能力的階段性發展。

        (作者系浙江省湖州市南潯實驗幼兒園副園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