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视频免费观看无需播放器|成年日韩片AV在线网站欣赏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特黄A级毛片无码免费视频|

  • 以數字教材深化職教專業課程改革

    2024-02-22 11:11:03

    返回列表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教育數字化是我國開辟教育發展新賽道和塑造教育發展新優勢的重要突破口。教育數字化是賦能教育高質量發展、建設教育強國的重要途徑。數字化對教育的賦能和加持是全方位、全過程、全鏈條的。就數字教材開發和建設而言,雖然還是新生事物,包括教材標準、樣態、格式、要素、表現形式等都還在探討之中,但它能有效解決困擾職業院校多年的專業課教材更新慢、成本高等問題,有利于更好彰顯職業教育的類型特征。

        數字教材高度契合職業教育專業課需求

        教材是教師開展教學的重要載體,也是學生學習內容的主要來源,以其內容穩定、可靠、科學為典型特征。但對職業教育專業課而言,教材往往有滯后于生產實踐和技術工藝的問題,因此,以數字教材深化職教專業課程改革很有必要。

        職業教育專業課內容需要隨產業技術變化及時動態更新。與其他教育類型知識成熟度高、穩定性強,課程內容和教材出版相對穩定不同,職業教育扎根于千行百業,以培養生產生活一線高技能人才為己任,面對日新月異的技術變化、裝備改進和工藝更新,相關專業課教材要迅速更新,才能適應生產技術的快速變化。

        數字教材是職業教育教材改革的新階段和新樣態。多年來,教材一直是職業教育致力于改革的重要內容,而教材改革又致力于服務技術革新,跟上生產實踐的步伐。但教材內容往往落后于生產實踐,成為教學改革的難點。為更好解決這個矛盾,增強教材內容對新材料、新技術、新裝備、新工藝的適應性,國家推出了活頁式、工作手冊式等新形態教材改革,意在加快教材的更新迭代步伐,跟上產業技術革新的節奏。數字教材的出現,進一步迎合了專業課內容快速更新的需求,可以在最大限度上、最短時間內、最低成本地實現教材更新和內容替換。如果說新形態教材是傳統教材的改進,那么數字教材的誕生則是革命性的。

        數字教材一定程度上還原了教材“教學材料”的本義。長期以來,人們更習慣于將教材狹隘化地理解為課本。其實,課本只是教材的呈現形式之一,或者說是教材的主要載體。數字教材的出現,不再是單一的文字表現,而是囊括了如音頻、動畫、視頻、課件、講義等所有可以呈現知識、技能的多種媒介。只要有利于知識呈現、有利于技能傳輸、有利于教師教學、有利于學生學習的表現形式,都可以置于數字教材之中。如此,數字教材成為教師制作的諸多課程學習材料的總和,是真正意義上的更為完整的教學材料,是居于教師和學生之間的中介,三者共同構成了完整的教學活動。

        數字教材開發生產具有經濟性,綠色環保。數字教材無須交付印刷廠印制出版,教師和學生即可在電腦、手機等終端設備上使用,大大節約了資源消耗。數字教材既降低了出版社的出版成本,也降低了學生的學習成本和費用支出,學生可以以同等價格購買到更多內容的復合化、立體化教學資料,是“物超所值”的教材。更為關鍵的是,數字教材也是符合國家碳達峰與碳中和“雙碳”戰略的應時之舉,由于其動態更新便捷,大大降低了出版社后期修訂和再版成本,基本上可以實現“教師實時更新、學生實時學習”,無縫銜接。

        數字教材正在模糊課程資源和教材之間的界限

        課程和教材是教育學研究的重要內容。有的專家認為,教材屬于課程資源的有機組成部分,是課程的下位概念;有的學者則主張將教材和課程視為平行的概念,兩者同為教學服務,但又具有不同的屬性。數字教材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可以消弭這種爭論,因為它正在模糊數字課程資源和傳統教材之間的界限,使得二者之間呈現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

        數字教材是資源中心,是學習平臺。數字教材絕不是簡單地將紙質教材搬運到網絡上供學習者線上瀏覽,不是紙質教材的簡單網絡化、數字化,它也不再單單是一本書。數字教材更本質的是建立在人工智能和大模型基礎上的富媒體,是教材呈現形式的豐富多元。它除了可以正常像一本可以打開閱讀的書,有文字呈現之外,還可以容納音頻、課件、圖像、視頻、動畫乃至數字人等現代化多媒體資源和數字技術。數字教材已成為課程教學多種資源的集合體,它模糊了數字課程資源和傳統教材之間的界限。一門課程的資源可以通過一本具有豐富內容的數字教材來呈現;反過來,一本數字教材資源足以支撐起一門課的課程資源。

        數字教材由于有豐富的語料庫和大模型支撐,具有智能性。數字教材可以與不同主體間建立起互動關系,既可以為教師的教學畫像,也可以為學生的學習和知識結構畫像。教師和學生都可以通過使用數字教材,訓練數字教材,從而使得教材平臺更加符合自己的認知風格和行為習慣,提升教與學的效能??梢?,數字教材是人工智能在教學上的應用,它是聰明的,是人性化的,是可以充分實現人機交互的。

        數字教材對知識生產規律產生革命性影響

        按照SECI知識生產和轉化理論,默會知識很難顯性化,但數字教材技術手段的多元化,某種程度上正在突破這個規律。在知識由個體轉向個體的社會化(socialization)、由個體轉向團隊的外在化(externalization)、由團隊轉向組織的組合化(combination),再由組織轉回個體的內在化(internalization)四個過程中,知識生產一邊外顯化、公共化、社會化,一邊又內隱化、個性化、私人化。在這個知識動態變化過程中,個體知識價值效應被不斷放大,下一輪又在上一輪基礎之上實現螺旋式上升,知識生產由此不斷進步,這被認為是知識生產的一般規律。

        在這個知識生產模型中,個體向個體的知識轉化是起始環節,至關重要,也尤其困難。這個階段的知識生產和轉化以默會知識、經驗知識為主,而這類知識恰恰又是職業教育側重的知識類型。職業教育所傳輸的技能多是難以言傳的默會知識、具身的經驗性知識以及一些說不清的直觀知覺和判斷,它們只能以師帶徒的形式,多依賴口耳相傳、朝夕相處的高耗時、低效率方式逐漸提煉、編碼、結晶,從而實現知識的傳遞和再生產。

        數字教材所采用的豐富的文本、音頻、圖像、視頻、動畫等多媒體、融媒體形式,通過人機交互,將難以言傳的知識形象直觀地表達出來,置于數字教材之中,讓學生可以直接捕捉到相關信息,獲取教師語言描述相對蒼白的知識點和技能點,從而簡化了SECI知識轉化和生產流程,提高了知識傳輸效率。從這個角度說,數字教材以其豐富的數字媒體技術實現了知識傳輸的革命,推動人類學習形式往前跨進一大步。

        (作者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教育與繼續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博士;本文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重點項目“融合融通融匯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研究”[GYB2023005]階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