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视频免费观看无需播放器|成年日韩片AV在线网站欣赏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特黄A级毛片无码免费视频|

  • 對話中國教科院孫誠:職業教育大放異彩的時代正在到來

    2021-11-26 14:24:57

    返回列表

    《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專業設置管理辦法(試行)》首次一體化發布、《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亮相、《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印發……今年以來,職業教育成為教育行業從業者口中不可忽視的關鍵詞。在諸多利好政策加持下,職業教育即將迎來發展黃金期。

    然而,當下職業教育現狀距離達到“高質量發展”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如何改變大眾對職業教育的偏見?如何逐步打通職業教育學歷上升通道?如何解決校企合作兩張皮的問題?民辦職業教育有哪些發展機會?如何改變“重學歷、輕技術”的社會氛圍?如何保障職教學生就業和未來的職業發展?

    新京報記者對話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孫誠,對目前社會普遍關心的職業教育發展問題做探討。解讀政策層面對職業教育的利好和職業教育的機遇、挑戰等。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孫誠。受訪者供圖

    “‘差等生’云集在職業學?!本置鎸⑴まD

    新京報:當前,社會整體對職業教育的認識不到位,對職業教育院校畢業生仍存在偏見。不少家長對“職普分流”感到焦慮,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孫誠:今年國家對職業教育的重視和支持力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我近期也到一些地方做交流,當地政府態度非常明朗,只要關系到職業教育發展,一定全力支持。但另一個角度,一直以來很多地方此前對職業教育相對忽視,基本辦學條件比較薄弱,如何讓當地老百姓對職業教育建立最新的認識、讓老百姓看到職業教育現狀發生改變,還需要一個過程,需要地方領導、教育一線校長和教師們共同努力提高職業教育辦學質量和吸引力。

    關于職普分流,家長的焦慮其實我能理解。一個現實問題是,一直以來,中考分流不是基于興趣和長處,而是基于考試分數,把一批分數線之下的孩子分到了職業學校。大部分家長不是排斥職業教育,而是擔心分數偏低的孩子中有些人的行為習慣不太好,學習目標迷茫,擔心對自己孩子的成長產生負面影響。

    基于考試分數“一刀切”進行分流的方式需要變革。職普分流是否需要給學生一些選擇機會,尊重一下學生的意愿,因此,開展職普融通開發職業生涯啟蒙教育顯得尤為重要。最新發布的《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了加快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考試招生辦法,各省市都在積極探索,但落地實施可能還需要時間。這將是一種完全不同于普通高考的評價制度。職業教育的類型屬性有其自身特色,與行業企業緊密度更強,跨界屬性明顯,因此,“職教高考”制度建立需要理性、科學、準確設計,這樣才能選拔出雙方適合的人才,讓孩子進入職業學校時自己的潛能得到充分的發揮。

    其實職業教育不是不教基礎知識,之所以大家會形成這樣的錯覺,是因為當下的分流方式把職業教育和不學文化知識畫等號,把基礎知識薄弱的孩子分到職業教育。而到了職業學校,老師更多是在給這些孩子補短板。如果用更科學的自我選擇的方式來分流,就會有更多優秀學子來到職業教育賽道上發展。如果這一天到來,相信家長的焦慮會慢慢淡化。

    另外,現在很多家長觀念也在發生變化。以前的家長,特別是沒有上過大學的家長,特別寄希望于孩子實現大學夢。而未來,新一代家長本身就是大學生,認知也在變化,開始變得更加理智、更尊重孩子的自我發展。一旦制度也更寬容、有更多元且科學的選擇時,相信“似乎‘差等生’都云集在職業學?!钡木置鏁兴まD。

    9月6日,北京,在服貿會教育服務專題展現場,多家職業院校亮相。圖為廣州市旅游商務職業學校學生制作粵式茶點。圖/IC photo

    職教學歷銜接不是簡單的學歷“拼盤兒”

    新京報:“職教高考”提出后頗受關注。職教高考應如何規劃設計才更科學合理?

    孫誠:人才培養的渠道應該是多元的,我們當下的教育需要開出更多“路”。

    實際上,職教高考就是在“開路”。職教高考的提出,可以看到國家將職業教育作為類型教育來建構的決心,作為和普通教育不同的類型,職業教育也要有門檻值,而不是把學不好文化知識的人都放在職業教育。職業教育是另外一個獨立的體系,不是在現有的框架下發展體系建設。

    這個門檻要兼顧相應的文化知識、相應的技能熟練程度,以及個人天賦和興趣,讓職教高考成為另一種選拔人才的機制和軌道,來支撐技能型社會建設、國家產業轉型升級,從而支撐國家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邁進。

    職教高考的內容和形式將是什么樣?目前還在積極探索中??梢钥隙ǖ氖?,絕不是傳統的幾個學科,而是要跟行業緊密相關。近年來各地積極建立1+x證書制度、建設各種崗位能力標準、舉辦各種技能大賽,都是在不斷探路。職教高考也許剛開始建立不那么成熟,就像1976年高考恢復后慢慢完善和成熟,相信職教高考也會是這樣。

    新京報:教育部已公布一些學校開展職業本科試點。升本后,學校在人才培養方面發生哪些變化?

    孫誠:一方面是國家提出的“長學制”。原來大部分是三年制,但一些專業領域,如人工智能等專業,就需要探索實施長學制培養高端技術技能人才。

    今年,教育部辦公廳還印發了《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專業設置管理辦法(試行)》,對職業本科院校的專業設置提出了較為細致的條件與要求。其中,包括師資隊伍的要求,例如“高級職稱專任教師比例不低于30%,具有研究生學位專任教師比例不低于50%,具有博士研究生學位專任教師比例不低于15%”;也有對人才培養方案的要求,例如“培養方案應校企共同制訂”、“實踐教學課時占總課時的比例不低于50%,實驗實訓項目(任務)開出率達到100%”,還有技術研發與社會服務工作基礎、培養質量基礎和良好社會聲譽等方面的要求,這些相對嚴苛的硬性標準都是區分于以往的。

    新京報:在穩步發展職教本科的過程中,如何避免以學歷為導向辦學?如何改變“重學歷輕技術”的局面,推動“崇尚技能淡化學歷”氛圍形成?

    孫誠:原來職業教育是“斷頭教育”,高職后就沒有升學通道。目前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中職、高職、本科縱向貫通,但我認為,這僅是走出的第一步。因為,體系可以走通,但建好不容易,它不是簡單的學歷“拼盤兒”,其體系構建、內涵建設是需要加強研究和實踐探索的,也需要時間來證明。

    當然國內職教戰線都在積極探索,例如今年公布的《職業教育專業目錄(2021年)》,首次一體化設計發布了中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本科不同層次專業。這就要求高職在專業建設時要兼顧中職和職教本科,不能是為了升學而升學。

    和普通教育不同,職業教育在評價上面臨更多挑戰,不但要掌握知識,還要掌握技術,要考驗實操性和崗位勝任能力。這就要求職業學校要依據職業技能所匹配的文化知識、產業界的發展情況和崗位要求來制定培養人才,甚至要培養能夠推動產業升級迭代的人才,這是職業教育真正面臨的挑戰。

    因此,不論是專業建設還是人才培養方案,都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中高本學歷銜接”就能解決的。職業教育的體系建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要依靠內涵建設來提升吸引力,來讓老百姓認同。單純唯學歷導向辦學,即便升學通道貫通了也無法形成正向循環。

    4月16日,在貴州省丹寨縣職業技術學校,汽修專業的學生在學習汽車維修實訓課程。圖/IC photo

    校企合作不能止步于“握握手、照張相”

    新京報:校企雙方如何形成長效化、深層次、緊密型的深度合作?

    孫誠:行業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并不高,內生動力還需要進一步激發。究其原因,在于企業與學校的責任與權利劃分不明確,企業只有義務和責任而缺乏利益。一些企業還要承擔學生因技術不熟練而損壞機器設備或發生安全事故等風險,國家對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優惠政策和經費補償政策仍需完善。

    在五六年前這個問題非常嚴重,目前,我們經過追蹤,各個地方學校都有建立產教融合、校企合作聯盟,但普遍問題是合作浮于表面、深度不夠。有的校企合作聯盟一年開兩三次會、握握手照張相,但是開展什么實質性業務了?沒有。

    實質性的合作,比如學徒制、共同開發教材、共同打造人才培養方案、共同制定雙師型教師標準等,是更深度、差異化的。因為校企合作和當地的社會經濟發展緊密相關,要充分因地制宜。

    因此,建議以區域職業教育改革創新為突破口,明確行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的責權利,落實支持行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相應的待遇及支持、鼓勵政策;推動行業、企業、學校聯合研制專業教學標準和人才培養方案,并建立行業企業急緊缺專業及人才應急設立機制,開辟緊缺專業靈活設置的“綠色通道”;鼓勵專業化產教融合服務機構發展,有序承接政府轉移的評價、流動、激勵職能等等。

    新京報:《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鼓勵上市公司、行業龍頭企業興辦職業教育,鼓勵各類企業依法參與興辦職業教育。這其中,社會力量有哪些機會?

    孫誠:建議拓寬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領域和深度,支持各類企業主體通過獨資、合資、合作等多種形式參與或舉辦職業教育,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重要作用,用創新的機制和真正的實惠打動利益相關群體。

    此外,建議出臺鼓勵混合所有制試點實施辦法,支持社會力量以資本、知識、技術、管理等要素舉辦或參與職業教育,切實建立起校企合作的利益機制。但同時,還要加強監管和督導評估,最終要回歸到育人。

    就業用“學歷”衡量“能力”是根本問題

    新京報:近日人社部發文明確“切實維護、保障職業院校畢業生參加事業單位公開招聘的合法權益和平等競爭機會”,引發熱烈解讀。職校學生在求職就業中阻礙重重,要真正做到對其“一視同仁”“不拘一格”,還有哪些障礙?

    孫誠:用人單位在選拔人才時,都傾向于以自身為中心選擇最簡單高效的方式,譬如看學歷。但這不見得是最科學合理、最公平的方式。實際上,一個要解決的根本問題是,目前并沒有形成以能力為本位的人才培養標準和用人標準,這就導致很多人將“學歷”等同于“能力”,實際上這并不是同一個概念。

    如果用人單位的大門永遠向職業教育學生關閉,那學生肯定不會選擇職業教育?,F在,國有企業、事業單位帶頭放開表明了國家的態度,但其他用人單位不一定會馬上跟進,還需要有一個過程。

    職業教育要真正建強建大,就要以能力為培養標準和評價標準,才能真正擺脫外界用學歷的“有色眼鏡”來看待它。

    新京報:當前不少制造業企業面臨用工短缺,特別是持續性地缺熟練工、技術工。而年輕人畢業后不愿當“藍領”、不愿進工廠當技工是普遍心態。如何才能摒棄“藍領歧視”?

    孫誠:中國的產業發展的確還需要一大批一線員工。這些崗位中,勞動內容及環境是不是比較艱苦?勞動付出與回報是不是等價?這些對員工能力要求有多高?是不是面臨著將來要淘汰,或是很快被人工智能取代?……這些都會是影響就業崗位選擇的因素。


    對比國外個別國家,技工的專業門檻很高,需要接受過高水平訓練才能勝任,但收入也很高,能夠支撐個人體面生活,同時獲得相應的尊重。這個問題需要產業端、整個社會一起去推動,在技工的工作環境、待遇方面要有所改善,同時要求產業、企業轉型升級等。

    企業招不到人,除了學生不愿意去以外,還有一種可能是職業學校培養的人不能達到產業要求的能力標準,這就需要職業學校在培養質量、加強產教融合和校企合作等進行扭轉。

    實際上,擁有一技之長、深耕一個領域,做到頂級也可以引領世界、發揮價值。當前國家面臨高精尖“卡脖子”問題、面臨產業轉型升級,我們缺的不是考高分的人,而是缺有工匠精神、扎實做中國制造的技能人才。我們呼喚一個尊重技術技能人才的更和諧、更平等的時代來臨,走到這一步可能還要需要幾年的努力。

    本文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 孫穎瑩_NB19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