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tGPT對教育意味著什么

    2023-03-07 16:16:56

    返回列表

    “教師會被ChatGPT取代嗎?”

    “ChatGPT會導致學校里作弊盛行嗎?”

    ……

    2023年開年以來,ChatGPT成為最火熱的話題之一。

    作為一款生成式人工智能軟件,ChatGPT可以根據議題完成包括回答問題,撰寫論文、詩歌在內的多種工作。會寫作業、寫論文、寫演講稿……ChatGPT的確在很多領域表現出了非常強大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它也暴露出一些問題,比如可能會給抄襲、作弊提供便利。

    面對以ChatGPT為代表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的崛起,教育界將面對何種挑戰,又該如何應對?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這一話題引發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熱議。

    爭論不休:

    “對手”還是“隊友”

    目前,已有學?;蚪逃龣C構針對ChatGPT可能在教育中帶來的連鎖反應,給出了明確回應。比如已有多所公立學校宣布禁用ChatGPT,多家國內外期刊機構聲明,暫不接受任何大型語言模型工具,也禁止將ChatGPT列為論文“合著者”。

    對教育來說,ChatGPT到底是敵是友?這個討論自ChatGPT誕生就被大家熱議,一方擔憂新技術會帶來更多難題,另一方則對新技術帶來的新教育教學格局充滿期待。

    目前ChatGPT處于哪個技術階段?全國政協委員,知乎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周源說:“就像第一次看到飛機飛起來、汽車跑起來,一方面大家很興奮,沒見過;另一方面會擔心汽車亂跑怎么辦,會不會撞到人家里去,這其實很正常。新技術從取得突破到大規模民用,還會再經歷一個基礎設施建設的階段,需要突破‘最后一公里’的建設。但是我對技術創新一直是非常樂觀的?!?/p>

    人工智能應用對教育的沖擊和影響并不是一個新問題,此前“雙減”政策中就提及要治理中小學生濫用“拍照搜題”這一現象。不少代表委員擔心,盲目使用類似拍照搜題、ChatGPT等智能技術,會嚴重惰化學生的獨立思考和自主學習能力。

    兩會前,全國人大代表、南方科技大學校長薛其坤和同事做過關于ChatGPT的調研,在他看來,ChatGPT的出現是在長期基礎研究基礎上多學科交叉后的重大發展,但它仍然是現有知識的整合,并沒有突破現有的知識框架和研究成果。至于它到底是敵是友,他打了個比方:“就像核能,如果利用得當就可以作為能源造福人類;如果不正確使用,就會給全人類造成災難?!?br/>也有不少的代表委員和專家認為,不妨讓ChatGPT“多飛一會兒”。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副教授張進寶認為,就教育系統中某些特殊和具體的應用情形,由于ChatGPT的使用引發的不良反應并不能說明太多問題。即使是前述報道中所提到的行為,在他看來也只是短期階段學生們的新奇嘗試,很難說會變成一種長期行為,管理部門出臺限制措施還為時尚早。而對于中國而言,該軟件的使用所能引起的不良后果也尚未顯現。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劉永謀說:“一些人夸大它的顛覆性,另一些人則低估它的沖擊,這兩種極端觀點都應該避免?!?/p>

    當然,我們也應該給ChatGPT一個自辯的機會,當記者在ChatGPT的對話框中輸入“如何看待ChatGPT對教育的影響?”后,ChatGPT的回答是:“作為一個大型語言模型,ChatGPT可以對教育產生積極影響。提供在線學習資源:ChatGPT可以提供在線學習資源,并與學生進行對話。這種交互方式可以幫助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獲得更好的支持和指導。支持學生自主學習:ChatGPT可以根據學生的興趣和需求,提供學習材料和建議,幫助學生更好地自主學習。這可以提高學生的學習動力和學習效果。改善教學方式:ChatGPT可以為教師提供工具和資源,幫助他們改善教學方式。例如,ChatGPT可以提供自動評分、語音識別等功能,幫助教師更好地評估學生的學習成果和口語表達能力?!?/p>

    針對教育:

    “逼入角落”還是“打開天窗”

    “ChatGPT把教育逼到了墻角!”這是全國政協委員、上??萍拣^館長倪閩景對ChatGPT的判斷。

    對于目前ChatGPT帶來的副作用,倪閩景表示:“教育會有一段時間的不適應,比如學生會用這個找答案,甚至直接用這個寫論文。我們教育有一些慣性,新的東西出來會比較手忙腳亂,甚至有些學校會屏蔽,這都可以理解,但我認為新的技術出來以后,需要的是更高層次的學習內容和新的思維能力的構建?!?/p>

    在他看來,ChatGPT的出現,應該是教育自身改革的一次重大機會,因為如果傳統的教育方式不改變,教育是不可能靠屏蔽ChatGPT維持下去的,只有多樣化才能探索出教育新的生長點。
    上海紐約大學名譽校長、上海師范大學原校長、長三角教育發展研究院咨詢委員會委員俞立中談起ChatGPT引發的漣漪時說:“我們的教育改革僅僅停留在傳統的思維層面,花力氣在教材、大綱、課程體系方面改革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培養模式、學校架構、教育形態要發生變化?!?/p>

    倪閩景認為,面對挑戰,教育改革需在以下三方面作重大調整。第一,教育的首要目標是培養能獨立思考和有正確價值判斷能力的人,而不再是獲取特定的知識。第二,教育的方式方法需要有重大調整,主要的方向是要用ChatGPT等學習工具來協同改進教育教學方式,而不是回避與恐懼。第三,教育要超越知識學習,更加關注學習的品質。

    盡管大家對ChatGPT帶來的變革形成了一定的共識,但教育如何接招依舊需要妥善規劃。劉永謀認為,在教育領域,ChatGPT在輔助學習、輔助教學和輔助科研方面的潛力初步顯露,但也帶來學術不端、沖擊既有教育體系等問題。將ChatGPT運用于教育領域,不等于簡單將其引入課堂和智慧教學平臺,而是與教育理念更新、教育教學體系轉變等緊密聯系在一起。因此,教育數字化轉型并非單純的技術應用,必須預先研究、整體規劃、因地制宜、揚長避短。

    破解困局:

    “順勢而為”還是“關進籠子”

    事實上,ChatGPT遠沒有大家認為的那樣“聰明絕倫”。比如,ChatGPT會非常自然地回答諸如“諸葛亮是如何打敗秦始皇?”這樣的問題,并給出錯誤且荒謬的答案。目前的ChatGPT仍然難以充分理解信息和分析信息內在的邏輯關系,這樣的事實性錯誤也會誤導學生。

    不僅如此,不少代表委員也關注到ChatGPT有可能會帶來的風險。2022年3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意見》,將人工智能作為需要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重點領域之一。當前,我國人工智能領域倫理治理仍面臨諸如存在知識產權侵權、生成虛假信息、算法“黑箱”、隱私泄露等爭議。以教育數據隱私問題為例,ChatGPT需要聯網工作,存在隱私泄露和侵權的風險。教育數據如果被濫用,可能傷害未成年學生。

    在薛其坤看來,人工智能會涉及倫理道德、知識產權和學術不端等問題,下一步需要認真研究怎么利用人工智能服務人才培養,教育部門應該在政策上作出相應的調整。

    同樣的,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新技術的出現也有可能擴大教育不公平。劉永謀說:“不同地區的網絡質量、設備配置水平等參差不齊,教師的數字素養差別很大,學生獲得智能技術教育紅利的能力存在地區差別。目前,關注ChatGPT沖擊的人群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可能造成新的地區教育數字鴻溝問題?!?/p>

    在今年兩會上,民進中央提交了《關于加強我國人工智能領域倫理治理的提案》。當前,我國人工智能領域倫理治理仍面臨不少問題。在制度方面,可落地實施的法律法規比較欠缺,合規底線和懲戒力度不夠明確。在管理方面,缺乏統籌的問題比較突出,職責分工不夠明確,倫理治理審查與監管仍存在空白。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大學副校長汪小帆認為,對于ChatGPT這樣的人工智能技術浪潮,既不能過于擔心、一禁了之,也不能毫不擔心、放之任之,建議積極穩妥推進人工智能技術賦能高等教育。

    劉永謀認為,對于教育數字化的推動,應采取漸進且可持續的方式。數字化并非促進教育變革的唯一手段,更不是教育變革的全部內容。應用智能技術并非總是推動教育進步。教育數字化轉型要分步驟、分階段推進,在運行中及時聽取各方意見,不斷調整、修正甚至重構推進方案。學生使用ChatGPT寫作業和論文等問題,相信經過針對性調整后,會很快得到解決。

    作者:本報記者 劉博智,《中國教育報》2023年03月05日第3版 版名:兩會特刊·新聞

    a视频免费观看无需播放器|成年日韩片AV在线网站欣赏网|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特黄A级毛片无码免费视频|